新闻中心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联系我们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播种爱心传递温暖关爱灾区孩子

时间:2017-04-29 12:57

 我说的没错,这条河是绕着辛庄的,一条河水把辛庄围了大半个。那荷花开了,不是把整个辛庄都包围了吗?我拍照了几十张照片,把相机放进包里。我低下头,想捡起我放在岸边的衣服,就在我弯腰的那一刻,我看见从岸边附近的人家里,跑来了一条小黄狗,小狗冲着我汪汪的叫着。吓得我捡起衣服,奔上大桥,站在大桥上,向那条小狗看着。小狗看我跑了,并没有追赶,站在那摇着尾巴。我生气的瞪著那只小狗,望着那一片片的荷塘,恋恋不舍的走了。
 
图片  
 
 
  七律·颂屈原
七律·颂屈原
阡陌葱茏艾草香,竹叶糯米饮雄黄,
江上洒酒咏屈原,湖边做赋颂贤良。
筑波追忆扬千古,推浪遥纪念疏狂。
年年祭奠驱邪恶,世代传承万流芳。
——兴安晚秋
 
  关于我的“情人”一题
         前几天,网上有个年轻的朋友问我:“晚秋老师,您年轻的时候有过情人吗?”我看见他打过来的字,感觉很有意思,就和他攀谈起来:“您为什么这么问我呀?”“我看见您写的小说了,在生活上您的描写很细致,如果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是很难写出来的。”“啊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我沉默了一下对他说:“知心的朋友倒是有过,要说是情人吗?那要看怎么讲了?”“怎么讲都行,老师,您就讲讲您的私生活吧。还有,晚秋老师,我告诉您吧,我就有情人。”这么直率的年轻人,我还是第一次遇见。为了不让他失望,我就和聊起话来。
        “年轻的朋友,您的情人界限是什么?”“就是两个人好呗。”“好到什么程度啊?”“就和自己的媳妇一样呗。”“哈哈哈,”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说:“我们那个年代呀很保守,在男女问题上都是很规矩的。所以,那个时候不像现在,离婚啊,找情人啊。没有,要是谁有那样的事情丢死人了。走在大街上,都会指着她的后脊梁讲究她。连爹妈都跟着抬不起头来,那还能活吗?”“啊,那是因为年代把你们老一代的人限制住了,要是搁在现在,还不是和我们一样。”“也许吧。”我没有否认他的推断。
      结束了和他的谈话,我陷入了沉思当中。记得是一九八九年的春天,我到北京的大姐家里,看望大姐。住下以后,表妹们听说我来了,就纷纷的来看我。大表妹是夫妇来的,表妹夫是个爱说爱笑的人。我们是第一次见面,他的热情就让我很不好意思。心里想;‘这个表妹夫怎么这么能闹人啊,静点多好。’大家在一起吃了一顿饭,表妹就要和表妹夫走了,我送他们到楼梯口。正在往楼下走的表妹夫突然和我的表妹说:“你先在大姐家里玩一会儿吧,我还没去看我的情人呢。”我站在一边看表妹的反应。结果出乎我的预料,表妹竟然说:“啊,对了,你的老铁在这住。去吧,早去早回,孩子还在家里跟他奶奶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