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联系我们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兄弟企业到集团洽谈投资合作

时间:2017-04-29 12:56

荷花有待绽辛庄
   我每到一处,除了观赏那里的风景以外,就是拎个小相机,看见有什么奇异的花草就拍下来。拍照的技术实在拙劣,就是知道摁快门。哈哈,孩子们一遍一遍的教我,可是,人老了不服不行了,半路学摄影,也就是凑合着玩吧。何况,拍照的大多都是花草之类的,自己不嫌弃就行了。老有所乐,老有所养,还求什么呢?自己高兴就行呗。
        我刚从大兴安岭到北京的时候,那时候正是桃红柳绿,樱花盛开的时节。高兴的我呀,每天都要去公园一次,照片拍了很多张。看见粉嘟噜的桃花,看的我呀直个劲儿的夸赞:“好看!真美!”“这是什么花?”还不停的问着游人。游人大多都是外地人,听我说话是东北人。先不告诉这是什么花:“你是东北人吧?”“嗯,我是东北人。”“我说嘛,竟然不认识连翘花。”说完,一脸很瞧不起我的样子走了。
     我并不理会这些,并不想让这些小事儿影响我的好心情。于是,我依旧到处看着。我最喜欢白色的梨花,我站在梨树下,用手摸着梨树的树干,眼睛不眨的盯着绸缎般的花瓣看着。心里不仅感叹道;’好,亭亭玉立,洁白高雅,宛若仙子下凡间哪‘。就这样,我从欣赏玉兰花开始,到看到各种花飘飘洒洒的落了地。看见花开过了,心里觉得空落落的。真可谓是;‘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既新奇又感伤。’
      今年闰月,路边的玫瑰迟迟不开。我经常到路边去看,心里想;‘这玫瑰’咋还不开花呀?’要说我也老糊涂了,那节气在管着呢,你着急有什么用啊?前几天我在横桥村溜达,对这个地方为什么叫横桥产生了兴趣。于是,我就在村子里走了一个来回。看见有一个大碾盘压在一座房子的下面,圆圆的碾盘露出一半在房子的外面。我抬头看了一下这家的红漆大门,两棵高大的玉兰树,在大门的两侧一边一棵。花虽然开过了,可是那树叶子还是翠绿的闪闪发光。我站了下来,掏出相机把那半截碾盘拍了下来。原因是;这种碾盘很少见了。拍下来留个纪念,给后人看看,这就是碾子,是古老碾米用的石器啊。
     我拍完了照片,刚把相机放进包里,这家的大门开了,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白头发的老太太。正好,我想找人了解呢。于是,我便走到老人家跟前,对老人笑笑说:“阿姨,您好啊!”老人看看我说:“你在看这个大碾盘吧?”老人是河北省的口音,很容易听得明白。我点点头问道:“阿姨,这个碾盘,盖房子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拿出来呀?”“嗨,拿得出来吗?再说了,拿出来往哪里放啊?这么个大家伙。”我看看也是,这露在外面的还有一米半吧。
      老人坐在了石碾上,我也坐在老人的跟前:“阿姨,您高寿了?”“八十九岁了,老了。”“您那,一点儿都不老,耳朵还不聋,眼睛还看得见,好啊!”老人听我夸她,高兴了,就和我攀谈起来。“东北来的?”“是,我是黑龙江人。”“啊,听你说话是东北人。”“阿姨,这里为什么叫横桥啊?”“你没看见吗?横桥就是四面都有桥。”“啊!”老人说完,又用手指指正对着横桥村的方向,对我说:“出了横桥村,过一座桥,河那面是辛庄。你上辛庄河去看看,这会儿荷花快开了吧?”“是吗?”听了老人的话,我为之一震,好啊,正愁没有花看呢。
       和老人坐了一会儿,老人对我说:“我每年都去辛庄河看荷花,今年不行了,这腿不做主了。”老人说完,表示很遗憾。我宽慰了老人几句,便站了起来,和老人告了别,顺着老人指的方向向辛庄河走去。走了没一会儿,看见了一座大桥,我心里想这可能就是老人说的横桥通往辛庄的那座大桥吧。
        我走上大桥,一阵微风拂面而来,我顿时感觉凉爽了许多。我向大桥的下面看去,河水很平静。虽然叫河,可看不出河水在流动。只是在微风的吹拂下,时不时的叠起层层的波纹。河宽约有五十米左右,两岸都是高大的柳树,柳丝在风中摇荡飘忽着。河里长满了密密实实的芦苇和蒲棒,一片片翠绿的荷叶,在水里轻轻的摇曳着。
       我过了桥,来到了辛庄这面的岸边。我站在岸边细细的向河里看着,我看见的是荷叶中间就要开放的荷花蓓蕾。一根根长长的花杆上的那朵,还抱在一起没有放开来的花朵。一片又一片的荷花待放,硕大的蓓蕾就要向人们展示她们的美姿了。我虽然来得早了,没有看见绽放的荷花,可是看见就要开放的蓓蕾,感觉还真是另有一番诗意:“初放蓓蕾满荷塘,一片翠绿染群芳。微风摇曳绽娇蕊,不消几日香辛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