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联系我们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我在汇迪公司工作第一天的记录

时间:2017-04-29 12:59

酒仙-王老大的悲哀
    说起王老大,他的真实姓名叫什么?不但我不知道,有很多人都不知道。因为只知道他从小在家里排行就是老大,所以都叫他王老大。后来父母去世了,身下的几个弟弟妹妹也都成家另过,更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?
王老大结过婚,而且还有了一个儿子。就在儿子九岁的时候,他老婆,那个虚荣心极强的花花女人,跟上一个外地来的老客跑了。从此,鸟无音信。这下子可苦了王老大,是又当爹又当妈,带着九岁的儿子过日子,是吃尽了苦头。
 王老大的文化挺高,据说是东林毕业的早期大学生,现在在单位是工程师的头衔。就是因为不爱说话,不懂风情,那个一开始慕虚名而来的女人杨翠翠,觉得跟王老大在一起生活,就是活受罪。那个王老大是个一杠子也压不出屁来的人,有时候说话就是用“嗯,啊”来代替。到了晚上,王老大就是躺在被窝里看书。有时候他老婆凑过来,他还不解的看看他老婆问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气的杨翠翠掉过脸去不搭理他。他还不知道老婆为啥生气?嗨!就是这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哪。
一日,他老婆对他说:“哎,咱家的暖气管道坏了,你没看见漏水吗?”“啊,啊,看见了。”“那咋不找人修修啊?”“不用,星期天我休息,自己修好了。”“行,那就等你修吧。”王老大话说完了,也忘的一干二净了。该取暖了,暖气管道啪嗒啪嗒的往下漏水。他老婆用一个罐头瓶子接着漏下来的水,可是下班回来,罐头瓶子满了,还是流到地板上了。地板是实木的,被水润湿一片。这下子,王老大的老婆急眼了,冲着王老大吼了起来:“看,地板湿了吧?这不是要变形吗?多长时间了?你说修,你倒是修啊!”
王老大,被他老婆一吼,索性不管了。看看他老婆啥也不说,表情呆滞木讷,不屑一顾的去单位上班了。杨翠翠看看丈夫走了,气的是大哭了一顿。没过几天,来了一个会修管道的外地老客。杨翠翠对丈夫王老大说:“你到底是修不修?不修我就花钱雇人修了。”“啊?你说的是什么呀?”杨翠翠看看王老大,一声没吱的走了。
之后,就是杨翠翠把那个会修管道的外地人领回了家。那个外地人叫张茂才,是来发木材的。由于来的次数多了,自然认识了这里的很多人。在言谈中,大家知道他是水暖工出身。杨翠翠把张茂才领回家以后,找来工具,三下五除二,张茂才就把管道修好了。中午杨翠翠留张茂才吃饭,理由是人家不要钱。
下班回来的王老大,看见家里来了客人,帮助修好了管道,自然向人家道了谢。此时的王老大还不会喝酒,可是,家里来了人,又不能不喝。就给客人斟满了酒杯,自己也倒上一杯。结果是,王老大喝的酩酊大醉。从那以后,那个张茂才几乎是天天来找王老大喝酒。杨翠翠热心炒菜伺候。就这样,王老大喝多了,倒在炕上就睡,杨翠翠就向张茂才诉苦:“啥也不是,当初要不是看他是大学生,嫁给他呀。啥也不懂,一天就知道看书上班。”叨咕来叨咕去的,张茂才听在心里,暗暗的打起来杨翠翠的主意来。
后来呢,张茂才花钱买上酒肉去王老大家喝酒。王老大九岁的儿子聪聪,很喜欢张茂才,因为张茂才有钱,竟给聪聪买好吃的。再后来,就不用我说了,杨翠翠就和张茂才睡到一个被窝里了。憨厚朴实的王老大,还蒙在鼓里呢。直到有一天,发现妻子走了一天一夜也没回来,那个张茂才也不来他家了。他四处打听,才知道妻子跟张茂才跑了。
他手拽着儿子聪聪,回到家里,给儿子煮了一包方便面,自己就坐在炕上喝起酒来。喝醉了,就和衣躺在炕上睡着了,直到二天早上,聪聪摇着爸爸的胳膊喊道:“爸,爸,我饿了,快起来给我做饭吧,我还要上学呢。”王老大揉揉眼睛爬了起来,还是给儿子煮的方便面,给儿子盛上,让儿子吃饭,自己则呆呆的望着窗外。
王老大变的更沉默了,在单位里从不说话。可是,后来由于总是喝酒,酒精在他的神经里起了一定的作用。他常常是喝的脸红脖子粗的去上班。喝多了话就多了,在单位里,逮着谁和谁聊。走路晃晃荡荡的,久而久之,人们便送给他一个外号“王大酒仙”。
王大酒仙没忘了照顾儿子,自己弄的常常是衣服上沾着饭嘎巴去上班。还好,辛辛苦苦十五载,总算是把聪聪供的上了大学。这下总可以松下一口气了,可谁知道啊?没有儿子在身边,王大酒仙更是嗜酒如命了。儿子就要大学毕业了,人们都在想:‘嗨,这下王老大可算好了,总算是熬出头了。’
就在他六十岁那年,他喝了酒,有人看见他嘴里还唱着家乡小调,走进一片小树林里。王老大再也没走出这片小树林。他死了,一双运动鞋脱在一边。鞋上的带子,提供了他西去的桥板。“王老大死了!”人们奔走相告。“唉,可惜了,那可是个工程师啊,正装老东林毕业生啊。”
单位的领导在王老大的家里找到了儿子聪聪的电话,给他儿子打电话告知了王老大自杀的消息。当他儿子聪聪赶到火葬场时,看见父亲僵硬的舌头露在歪斜的嘴角外面。儿子掰开父亲的嘴,试图把父亲的舌头放回到嘴里。可是弄了几次也没有成功,无奈,只好把白布又蒙在了父亲的脸上。
当聪聪捧着王老大的骨灰,从火葬场出来时,远远的站着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不是别人,就是杨翠翠。聪聪看见了她,她也看见了聪聪。可是,聪聪的脚步没有停下,上了父亲单位的汽车就去了殡仪馆。杨翠翠看看远去的汽车,低着头离开了。从此,酒仙王老大的故事也就结束了。人们闲暇的议论,就是对王老大的惋惜,还有就是同情他曾经的遭遇。可是,善良的人们啊,你就没有在王老大的身上悟出点儿什么道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