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联系我们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公司成长大事记

时间:2017-04-29 12:58

      表妹夫捅了我表妹一下说:“我得进屋里打扮打扮,别让我的情人看见我很邋遢。”“哎呀,不就是个老铁吗?还这么费劲啊。”表妹笑着把表妹夫重新拉进我大姐的家里。我那个表妹夫对着镜子,又是梳头发,又是搽脸的。表妹却站在一边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的丈夫。当时,我都气的不行了,看见表妹还在笑,心里十分生气。表妹夫看看衣着打扮都不差了,这才走出屋子。到了门口回过头对我的表妹说:“你真是我的好老婆。”说完,嘴里吹着口哨,一溜小跑下楼走了。
      我看见表妹夫走了,把我的表妹拽进屋里,十分生气的对我表妹说:“你也真是的,就这么让妹夫大张旗鼓的去找他的情人?”表妹看我激动的样子,“哈哈哈”的笑起来了,说:“三姐呀,这都什么年代了?你这思想还这么守旧?”“可是,你不但不生气,还怂恿他去找情人,这也不对呀,反正我看这事儿不对头。”“嗨,男人啊,总吃一样的饭就够了,你让他新鲜新鲜,他心里还挺感激你呢。”“这是什么逻辑?乱七八糟的。”我很生气的别过身子,不再搭理表妹了。
       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,表妹夫乐颠颠的回来了。进了屋子就对表妹说:“走吧,见完情人了,咱们回家吧。”表妹啥也没说,回过头对我说:“三姐,那我们就走了,改天再来看你。”我由于不理解这两口子,就没吱声,看着他俩走下楼去。大姐看我不高兴,问我怎么回事儿?我便把表妹夫公开和表妹提出要看情人的实情说了出来。大姐说:“嗨,这是好的呢,还没要离婚。还能分开家里外边的,就算是不错了。有的有了情人,就不要老婆了。三天打两天闹的要离婚。”
        听了我大姐的话,我很吃惊。因为大姐一直是我们心目中的偶像,咋也会这么说呢?大姐看见我不理解的样子,对我说:“现在开放搞活,有些人就认为自己兜里有钱,就为所欲为了。你们那里是山沟,有些事情还不是那么开放,你不理解也在情理当中。”我听了大姐的话,坐在沙发上一直没说话。心里在默默的想着;‘夫妻之间的感情应该专一啊,怎么能分两份呢?’我糊涂了。
       我下了决心,要在走之前,再见一次表妹。于是,在车票买上以后,我给表妹打电话说:“哎,我要走了,你过来送送我吧。”“好,下班我就过去。”“这次你自己过来,不要把妹夫带来。”“嗯,好,我自己过去。”放下电话,我就在心里暗暗的核计,一定要把表妹夫的事情弄清楚。不到晚上六点,表妹来了,果然听了我的话,是一个人来的。
     吃过晚饭,我俩沿着车道沟通往紫竹院的小路上溜达。路上,我看看表妹说:“芝,你知道咱俩小时候就好。我想你应该不会忘了小时候,咱俩在一起玩的那些事情吧?”“看三姐说的,那能忘吗?”“唉,三姐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,你呢比我小几岁,也三十五六了。你家那个真的在外边有情人?你要和三姐说实话。”“哈哈哈哈,三姐呀,你真当真了,我告诉你吧,我家那个,你就是借给他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。”“那天来不是找他的情人去了吗?”“你妹夫啊,就是爱闹。他们俩原先是一个单位的,两个人很合得来。在单位里都叫他俩是情侣。后来你妹夫调出来了,我观察了,其实他俩就是同事关系。什么老铁呀,情人啊,都是说笑话。”“啊,我还以为是真的呢。”“看三姐吓的,就是真的还能咋的?”我糊涂了,看表妹的样子是那么的平和,我又何必大惊小怪的。想到这里,我变了话题,不再说这件事情了。
       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了,由于网上的朋友问我,让我又想起来了。如果一个人,在生活中遇见能和自己谈得来的异性朋友,视为知己也没啥不好。但是,一定要把握好自己。不要超出朋友的界限,给双方的家庭带来痛苦。尤其是已经都有了孩子,那最痛苦的就是孩子了。有些时候,有些话不能和自己的丈夫说,害怕丈夫不理解,在单位和自己认为知心的朋友说说,放松一下也没啥不好,但是,一定要把握住尺度。把知己和丈夫一定要分开来,更不要把感情寄托在知己身上。
     人应该有知己,但不可以有情人。这是衡量一个人的思想境界的高低之分,也是衡量一个人的道德水准。对那些偷情别恋的男,女人说一声,既然选择了,就应该好好的爱她,他。即或是你又遇见了比他,她好的,也一定不要见异思迁。就像我的朋友说的:”夫妻相遇就像走在沙滩的两个人,互相发现了闪光的贝壳,于是,就互相把这枚闪光的贝壳捧在手里。如果,你不离开沙滩,还在沙滩上寻找,那你还会发现比前一次拾到的贝壳还闪光的另外的一枚。所以说,结了婚的人,一定要远离沙滩。
     如果,你不舍刚刚遇见的这枚贝壳,也只能把它揣进兜里,在你寂寞的时候,或者有什么事情让你郁闷了,你拿出来看看而已。网上的那位年轻朋友,听明白了吗?就是说你只能把情人珍藏在心底,不可以拥有。至于,我在小说里面写的,那是我听来的,或者遇见的,也是我的生活阅历。“希望和您常联系,再见老师!我会把您的话记在心里的。”
      结束了和朋友关于情人的谈话,我自己反思了一下:“我有情人吗?就是没有拥有而藏在心底的那个人?”确切的说:“没有。”年轻的时候没有,现在依然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