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才招聘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联系我们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人才招聘 >

关于招聘销售经理一职的职位要求

时间:2017-04-29 13:00

  锅巴
        “创作需要素材的同时,还需要有激情。”这句话是朋友在前天和我说的,我很赞同朋友的说法。以前我还有一个朋友,诗词写的特别棒。我很欣赏他。可是他写诗不是天天写,甚至好几星期也看不见他写一首诗。我很想看见他的作品,好从中学习。我就给他留言:“朋友,快写诗啊。”“我没病,哼哼不来。”冷冰冰的话语扔给了我。我如当头挨了一棒子,便不再让他写诗了。
      最近我由于腿疼,不能到处走,成天在屋子里转转。此时的我,是真正的体会到了,没有素材的的苦衷。我计划中的中篇小说,身体一直不好,所以一直动不了笔。那一天,自贡著名画家钟成明来合肥时。在饭店吃饭,他夹起一块锅巴放在我的碗里,对我说:”大姐吃块锅巴吧。“我看着他说:”钟成明,你信不信?就以你给我夹的这块锅巴为题,我也能写一篇两千字以上的散文。“钟成明看着我,啥也没说,只是笑了笑。
       善于发现,是每个作者创作的先决条件。在生活中挖掘素材,也是每个搞创作的人必备的素质。要想搞创作,就要不断的学习和努力。看书学习是必修课,也是熟知历史的最好的捷径。我由于不是在家里,唉,想找本书看,都找不到。这几天我真是郁闷极了。没有素材又写不了,看书又没有书看,怎么办呢?我想来想去,那就写《锅巴》吧,反正我已经在钟成明的面前,说下大话了。
       说起锅巴,人人都知道,就是做米饭的时候,沾在锅底上的那一层微糊了的,黏在一起的米粒。把米饭盛出来以后,而留在锅下面的那一层嘎巴。小时候,家里做饭用的都是大铁锅。所以不论做什么米饭,都会在锅底上留下一层饭嘎巴。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,妈妈做的地道的大黄米饭,里面加上大豆。那黄米饭的嘎巴很好吃,咬起来,黏黏的,香香的。通常都是妈妈做好了饭,把饭从锅里盛在盆子里以后,放在一边,等着串门的奶奶回来,等着上班回来的叔叔,还有上学放学回来的姑姑们回来吃饭。
         饭盛出来了,要往外铲锅嘎巴了,就吆喝我们几个说:“都过来,一人一块。”于是,我们姐妹三人跑了过来,像三只小燕子,齐刷刷的站在锅台边上,等着妈妈给我们分饭嘎巴。妈妈铲出一块来刚要递给我的小妹,看看小妹的手说:“你们三个呀,还是先去把小手洗了吧。”我们三个眼瞅着妈妈手上铲子里的那块黄黄的锅巴,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。可是看看妈妈严肃的面孔,只有乖乖的去洗手。
       还记得小时候,妈妈做的玉米面锅贴饼子。通常我们几个都是把玉米面饼子上的那层锅巴,揭下来吃掉了。干粮筐里经常剩下的是没有嘎巴的锅贴饼子,妈妈总是说我们不听话。爸爸就说:“嗨,随她们吧,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吧。”那时候的粮食好,不含化肥啊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所以吃起来很香。那时候的大米饭很好吃,那种绿莹莹的米粒,发出晶莹透亮的光泽。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那种味道啊,我已经几十年没有闻到了。最好吃的就是大米饭下面的那层锅嘎巴,咬起来,脆脆的,还有丝丝甜的感觉。吃锅嘎巴是留在小时候脑海里最深的记忆,所以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那么记忆犹新。
      已经几十年了,没有吃到锅嘎巴了。原因呢,朋友们都知道,那就是现在做饭不再用铁锅了,用的都是电饭锅或电饭煲了。饭好了,自动跳闸,哪里来的锅嘎巴呀?这次在合肥,在饭店里我见到了,用大米饭的锅嘎巴做成的菜。说起来很好笑,在合肥吃饭店,我从来不点菜。因为我这个东北人,吃不了地道的徽菜。所以,每次吃饭,朋友都尽量的按照我的饮食习惯来点菜。服务员端着一个大盘子走进来,把盘子放在餐桌上转身就离去了。我看着盘子里的‘菜’,问我的朋友说:“这是什么菜呀?造型还挺独特的?”“这是锅巴。”“锅巴?”“嗨,就是饭嘎巴呀。”
       我听了朋友的话,往盘子里细细的看着。一个鼓起来圆圆的半球体状的,扣在盘子的上面。用肉丝炒成的肉卤浇在这块,圆形的东西上面。我用筷子扎了一下,里面是空的。夹起来一块放在眼前看着,嗨,还真是大米饭的锅嘎巴。锅巴做成的菜,我吃不了,因为不知道饭店为什么?竟然在肉卤里加上了麻辣,这种味道让我这个东北人实在是不敢恭维。朋友说我挑剔:“吃龙虾,你说埋汰,吃腊肉,你又说是用工业盐腌制的,吃了对身体不好。只有这锅巴可以吃,你又说味道不对,难整啊你这个东北人。
        说起来很对不起钟成明和许长寿画家,在合肥不到两天的时间里,三顿饭竟然有两顿的菜里面有这道锅巴。别看是简单的一盘子锅巴,要价还是蛮贵的。吃饭的时候,我心里很过意不去,就对”钟成明说:“安徽菜呀,我真的吃不了。等您有机会去我们东北,看大姐的。”我的话音还没落,神州画院的刘克俊院长接过去说:“你们东北人,不是就爱吃小鸡炖蘑菇吗?还有地三鲜,还有就是酸菜炖粉条。”我笑笑说:“你们要是能有机会去我们那里,我就给你们要四个菜。”“哪四个菜哟?”钟成明说。“一个就是小鸡炖蘑菇,那可是用泥锅炖的,上来就是用盆子装的。再要个扒肘子,烂烂的。一条黑龙江里的大鲤鱼,只能用特大盘子才装得上的。再要个五花肉炖酸菜,地道的东北做法。怎么样?就这四个菜,也够十个人吃的。”
      我很自豪的说完了,瞪着眼睛看着钟成明和在座所有朋友的反应。所有的人都没说话,看样子对我的东北菜并不感兴趣。看起来这地区民族的饮食习惯,还真是区别很大的。就像你到了北京,就一定要吃烤鸭。到了四川,就一定要吃火锅。到了广东呢,就一定要尝尝白斩鸡。可是到了合肥,对这锅巴做成的菜,我还真是第一次见。锅巴是特意做成那个形状的,视同锅底的凹状。大小跟大盘子一样大。可见合肥真把这道菜列为重点菜了,朋友您要是不信,到合肥来看看,顺便尝尝用锅巴烧的徽菜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