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联系我们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难怪郁达夫要折去三分之二的寿命来挽留那三分之一的秋的零头

时间:2017-09-06 14:29

 一雨成秋,北国的秋天已是渐入佳境。
  
  读郁达夫的《北国的秋》,饮一杯千年孤独,沉醉在流年里。
  
  春雨润,夏雨泼,秋雨绵。
  
  雨雾含烟,缱绻着缕缕的思绪波向远方,越过万水千山,似鸿雁迁移向梦的故园。漓漓倾诉的幽怨里,还会传来那曾经温暖的叮咛吗?雨后的新山里,那颗铁树发花了吗?夏日的刚硬,是否已经化成绕指柔?
  
  秋水的涟漪里,鱼儿的寂寞洒向了何处?”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”,范公此词曾让我迷恋忘返许久。同样的,“山映斜阳天接水”延伸的是一个天地人浑然一体的景致……
  
  常思秋之高远。
  
  万里无云的天空,阳光亮丽生辉。
  
  告别了云层压顶,告别了酷暑烦热,秋天一下子舒展了许多。因此,人们爱登高望远,为的是享受一份秋高气爽,收获一份心旷神怡。
  
  站在山顶,秉持一份“会当凌绝顶”的豪气干云,吼走心里滞留多日的烦闷。站在开阔的天地之间,暗自玩味那种叫做“顶天立地”的感觉,然后精神饱满地对自己说——秋天,我回来了!
  
  黄色是这个季节的主色,偶有间杂的褐绿﹑黯红……
  
  相对于春的娇艳来说,秋的色彩则逐渐深沉。但是当看到那金黄时,你不心动吗?在农夫的眼里,它是喜悦的代名词;在孩子们眼里,它是大朵快颐的兴奋。
  
  当欣赏那极致的枫红时,火样的红会让人忘却生命的哀苦,向往那最后的努力绽放、燃烧。像流星一样,纵使短暂也要留下亮丽的轨迹。
  
  当夕阳深情地留下一抹金黄时,梦幻的巷陌,镶金的山野,还有脑海里的海滩……历历在目……
  
  当渐渐变成枯黄﹑暗绿﹑锈红的时候,就是文人悲秋的题材了。“万里悲秋常作客”,文士常常把躯壳客化在这个世界,魂游于这莽莽的秋原了……
  
  若说春是百花的舞台,那么秋则是硕果的舞台。秋是春的结果,是对春与夏的肯定。累累在枝头的,是生命无尽的荣耀,是生命的苦尽甘来,是生命奉献的赞歌。
  
  秋天里弥漫着成熟的味道,丰收的味道。整个田园是座酒坊,酒不醉人人自醉……
  
  果实,是绿叶的孩子,是绿叶的骄傲。
  
  在这庄严而又熟稔的味道里,芬芳馥郁着多少儿时的回忆﹕泥巴的世界里,在田野里跟随大孩子野奔,垒窑烧偷来的花生地瓜﹔晚上诅咒着疲累,分享着喜乐,在大人们的忙碌中隐隐睡去……
  
  静静地伫立在窗前,凝望久违的弦月,品味着幽远的物是人非,追寻着模糊的往事故人。
  
  微凉的秋风里,浅啜一口薄茶。如烟的飘渺里,是否还有流年的掠影?妩媚的月光里,是否还有如歌的芳华?若说“月华如水”,倒是秋天独占了绝对的风韵;若说“月华如练”,一泻而下的让诗人疑为霜的景致也只是秋天里有。
  
  “我欲乘风归去,惟恐琼楼玉宇”,“高处不胜寒”。
  
  世事一场梦,人生几度秋?
  
  所谓的风花雪月,大概属于秋天的就是“月”了。
  
  月到中秋,无端惹来人的无尽情愫。“露从昨夜起,月是故乡明”,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。古人的绝句浸染了一代又一代的炎黄子孙,无论飞到哪里,人﹑月亮和故乡总是连在一起的网。这张网啊,罗织了我们多少喜怒哀愁,罗织了我们多少回忆梦想……
  
  秋叶。
  
  其实,最引人感慨的莫过于秋叶了,与秋意最相关的也是它。
  
  春天的余寒里它托起繁花,夏天的坚忍里它哺育果实,却要在晚秋里孤独谢幕……
  
  没有花儿的灿烂,没有果实的耀眼,只有默默的奉献。
  
  送走了繁华的花雨,走过了烈日和风雨,捧出沉甸甸的果实。经临几番生死离别后,在岁月的轮转里逐渐憔悴﹑陨落!在凄风的肆虐里,婉然诀别枝头,怀着万千心结,没入故土,开始又一个不朽的轮回……
  
  或许,人就是叶。为自己也为别人活着,只有短暂的童年,短暂的花期,然后就是要负重前行了。只是,人们却少了那份无闻与执着。于是,就多了一份计较与期盼的苦。
  
  没有大喜大悲,只有默默的心甘情愿;没有清浊得失,只有殷殷的期许等待……
  
  这就是它的魂!
  
  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
  
  从春天里开始,到秋天里结束,生命和使命就这样走过一个又一个周期——“春秋”。
  
  初秋里成熟,中秋里收获,晚秋里别离。
  
  初秋里狂欢,中秋里思念,晚秋里伤感。
  
  初秋里清越,中秋里高远,晚秋里沉暗……
  
  四季中,春秋最美好。可是春的寿命太短,而秋在人们心里升华得很高很远。
  
  仅从天气上来说,初秋就像是小春天,中秋有小暑热,晚秋则要为冬天预垫了。
  
  这一季,隐藏了太多,太多……
  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