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联系我们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全部依附在所有有关你的雪枝的记忆上

时间:2017-05-16 16:11

给妈妈整理衣物时,我也学了她的样子,在每一件衣服里都包上了一粒樟脑丸。
 
我也要很稳妥地帮妈妈收衣服,就像妈妈在时一样。
 
 
 
而今,立于这寒玉一般的夜,我终于不等老去就穿上了这件薄毛衣,轻触,是暖。
 
遂把脸深深贴在袖子上,轻嗅,浅浅一股香,是樟脑特有的香气,和,我的妈妈的熟悉的味道。
 
 
 
 
 
记得张爱玲也说:
 
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,那就是樟脑的香,甜而稳妥,像记得分明的快乐;甜而惆怅,像忘却了的忧愁……
 
 
 
我想,再没有比这个更贴切的比喻了。
 
 
  茅檐低小,并未得见青青草。放眼处,尽是讨人欢喜的大雪后的景致。外婆的那间小茅屋屋顶上铺陈的一层瘦弱的稻草一夜间亦丰腴起来。
 
 
 
奔跑在木椅湾这一片与世无争的雪白里,自己分明就是一只身着大红衣裳的小松鼠,在留下深深浅浅凌凌乱乱的小脚印后,消失在后山那片竹林里,昔日绿意婆娑的竹林这时却另有一番乾坤。
 
 
 
但见一众山里孩子手捧搪瓷水杯,亦或是一只小脸盆,于密的竹林间往来穿梭,晃得杯盆里发出清脆悉嗦的响。仔细看,却原来一个个踮脚攀拉了低处的竹枝,从竹叶上剥落结成冰晶的叶子,每一片都晶莹剔透,细致的纹路长得让人心疼。客居的我惊奇,亦无比欢喜,找外婆讨来我吃饭用的小瓷碗,加入到他们中间去,小小心心采下冰叶子,学他们的样也塞一片含在嘴里,咂吧咂吧着有滋有味,倒像是真的得了天大的享用,也顾不得那两排冻得相互叩打的牙齿了。
 
 
 
总有一些孩子更富于冒险和发现的精神,他们带领着全部人马退出竹林,呼啸着来到一间茅屋旁,然后指着茅檐大声喊:看,流流冰!谁能打下来?
 
 
 
果然,这檐上参差不齐地倒悬着一排或拇指粗细或吸管大小的冰柱,奶白地冒着寒气。孩子们一个个以仰望的姿态停驻,以清澈的目光抚触,屏声静气感受着那一注圆润甘融。有的男孩子找来柴枝,跳跃着试着去敲打,瞬时,那一管管的神来之笔便化作长短的句子,跌落在了孩子们天真的手心里。
 
 
 
几十年后的今天,我这只小松鼠长成了大松鼠,在这个终世无雪的地方,端坐在温暖阳光的深处,平白地偏要生出些雪白的奢望来,奢望雪天使可以玲珑飘落你怀,同时,于我心底也铺出一重白来,即便是浅浅的一重,也必是要惊动了我的三魂七魄。而这重白,全部依附在所有有关你的雪枝的记忆上。
 
 
 
所以,你,让我的时光的檐下,也生出天真剔透的雪意来吧,哪怕,只有浅浅的一秒钟呢?